進入內容區塊

澎湖縣政府文化局logo

::: 網站導覽回首頁澎湖縣政府 服務信箱常見問答 會員登入 RSS
在地感動,文化傳承(另開視窗)
菊島文學獎
分隔線
中央內容區塊
李長青
  • 屆別:第九屆
  • 組別:社會組
  • 類別:現代詩類
  • 名次:優等
  • 姓名:李長青
  • 題名:玄武岩的想像練習
  • 內  容:
  • 童年‧碎石小路‧大海

    拖著行李經過碎石鋪成的小路,沉重的皮箱低聲道盡遊子的近鄉情怯。天空染上一抹紅,映在疲憊的遊子身上、臉上。短短幾十公尺的路,窄窄的。右邊是已被大片青苔攻佔的(石老)(石古)石壁,左邊就是溫暖的家。沿著農地、一間間傳統平房,遊子試著加快腳步,經過了大半天的旅程,他知道屋裡總有個盼著兒女歸來的老母親。
    一年兩次,回到澎湖的阿嬤家。簡樸的漁村,是我們這些逐日被高樓大廈包圍的半個機械人歇息之處,在這兒,沒有學校、補習班。這是讓我們暫時逃離城市喧囂的高級渡假大飯店,鹹鹹的空氣、黏黏的海風、神采奕奕的太陽、米白色的沙灘、木訥的玄武岩、姿態優雅的瓊麻、藍的清澈透明的天空以及那條碎石小路。喜歡這樣慢慢的、慵懶的生活步調,在這兒,總能褪去繁雜的公事、沉重的課業;洗淨大半年的俗慮、沉澱心靈。
    童年時候,總愛和妹妹們提著小水桶,拎著拖鞋走過那條碎石小路,腳底刺刺癢癢的感覺很舒服,偶爾還有一、兩隻野貓晃過眼前。大約是一個人能通過的寬度,有一點緩緩的坡度,和著一旁香蕉葉和風兒的嘻鬧聲,無論上坡或是下坡都充滿期待──爬上這窄窄的碎石小路,只要再一下下,就是想念已久的家;順著這窄窄的碎石小路,可能是下坡的原因,也或許是全身上下的細胞都因滿滿的期待而興奮不已,總會不自覺的加快腳步,因為穿越這條小路再過去就是「坡仔頂」。
    登上「坡仔頂」,兩旁一望無際的草原,點綴著稀稀落落的老房子,一頭頭肥大壯碩的牛隻,正悠閒的吃著草!風呼呼的撫上雙頰,是屬於這裡的海風,鹹鹹的、黏黏的、還有阿嬤的味道。一旁大片的草原順著風向全倒向一邊,沙沙的催促我們別再逗留。再下去,就是蔚藍的海岸線。白白的浪花退的遠遠的,露出潔白的沙灘,不同於水泥地的呆版。規律沉靜的潮音,不同於大都會的繁絃急管。黑色的柱狀玄武岩,垂首沉思靜默不語。靜靜的坐在沙灘上,聆聽孩童追逐浪花的嬉鬧聲、滿載漁貨及喜悅的笑容的漁船打著輕快的拍子進港──我們總會為它們的豐收尖叫歡呼!風聲鳥鳴跳著圓舞曲,這是屬於大自然最和諧、悅耳的樂章。我醉倒在這最舒服的樂章中,一起乾杯吧!一同品嚐這份悠閒,滋味保證令人回味無窮,甚至欲罷不能。地平線的另一端是平靜的海,她總在黃昏時冷卻太陽的熱情,當太陽沉沉睡去,她悄悄的拉下黑色布幕,展示宇宙最耀眼的寶石。我喜歡駐於海邊欣賞大自然這部變幻莫測、新奇有趣的電影,也喜歡仰望這裡清澈的天空,享受這份簡單的快樂。此時再多的煩惱、壓力、不愉快,早就被風聲與潮音沖散,
    我與碎石小路有著深厚的感情,也許是因為她通往我最愛的大海、有剉冰和柑仔店的廟口,連接著我與我許許多多的童年回憶。小時候,有無數個夏日的傍晚,才剛從「午睡」中醒來,一句「走!帶你們去海邊!」,趕跑了所有還在我體內掙扎的瞌睡蟲,和堂弟妹爭先恐後的跑去後房搶小水桶和小耙子。帶著一堆玩沙玩水的「道具」,叮叮咚咚的跟著爸爸穿過這條碎石小路──對那時的我們來說,爸爸就像天一般高呢!我們這群小毛頭常爭著要和爸爸牽手,又或者乾脆大家手拉手排成一橫面,嘴裡哼著歌,昂首闊步到海邊。我們在這兒用沙築起我們的基地,一座座碉堡,還有護城河呢!與浪花來段貼身熱舞;小心翼翼的將撿到的貝殼、珊瑚骨像收錢一般慎重的塞進口袋,互相爭論著誰撿到的貝殼最大、花紋最美。一直到天空褪去橘紅色的彩霞,漸漸染上與玄武岩般深邃的黑,媽媽騎著腳踏車,還帶來了一縷晚餐的飯菜香,催著我們回家去。三催四請了好一會兒,我們才依依不捨的踏上歸途,一路上還不時回頭望望我們的城堡……若說海邊美麗的景色是篇詞,風聲潮音就是最合適的曲目,我將詞配上曲,裝進星砂罐,沿著碎石小路,收進童年記憶的盒子裡,封口黏上一枚最大最漂亮的貝殼──那枚當年與浪花賽跑得來的勳章!
    那條碎石小路,串起我們與大海,串起我充滿歡笑的童年回憶,串起阿嬤的思念,串起小小的漁村慢慢的、悠閒的生活步調。她擔負著許多重要的使命:早晨送報生捎來一份充滿活力的早報;阿嬤提著竹籃捧一份誠心到廟口;媽媽帶著大草帽,手提菜籃要到駐在大馬路旁的菜車買回含著愛心的蔬果;爸爸騎著腳踏車回到兒時;婆婆媽媽在這兒閒話家常:街坊鄰居們午後的問安;歸鄉的遊子們連珠砲似的說著自己在外地打拼的成績;還是孩子們搶零食、賽三輪車的「戰場」。
    歲月的雕刻刀在老漁夫的額頭上鑿出一道道經驗的印記。我已不再是當年那個黃毛丫頭,歲月的流逝,悄悄的神不知鬼不覺,雖說一年回澎湖兩次,這兩次之間也都隔了將近半年,踏進家門最常聽到的第一句話就是:「哇~長高囉!」,若是在暑假,還會再加上一句「又要再升上一個年級囉!」。以前的我,只會喜孜孜又帶點傲氣的計算著自己又長高了幾公分,或是數著又多拿了張獎狀。諸如此類的事,小孩子認為最驕傲,且會搬出來好好炫耀一番,那個喜孜孜又帶點傲氣的我,不知何時已悄悄的變成為體重機上的數字斤斤計較,不想面對就要十八歲,就要離開童年的現實。時間總是這樣從指縫間溜走。今天夏天,升上高三的暑假,拖著行李,踏上熟悉的碎石小路,我試圖找尋些什麼……碎石小路旁,站崗幾十年的房舍依然執行著自己遮風避雨的任務,些微不同的是有些以抹上水泥,改建成鋼筋水泥屋,但──她依然是一條串起一切的、永遠溫暖的碎石小路!
瀏覽人次:640 人
更新日期:2013-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