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內容區塊

澎湖縣政府文化局logo

上一張 下一張 圖片載入中
在地感動,文化傳承(另開視窗)
菊島文學獎
分隔線
中央內容區塊
方秋停
  • 屆別:第九屆
  • 組別:社會組
  • 類別:散文類
  • 名次:佳作
  • 姓名:方秋停
  • 題名:吉貝石滬
  • 內  容:
  • 吉貝石滬
    「爹地──這裏有兩隻魚───」
    順著孩子的叫聲踩過石滬伸腳,一個箭步縱入淺水灘,果然看到兩隻小沙魚,牠們側躺著,雙鰭猛拍,凸嘴兒不停地張合……
    夕陽染照出蒼涼,孩子用岩片輕撥著魚,試圖將魚兒引到水多的區域──蹲在沙灘,從他圓圓的身影往前望──彷彿又看到了過去。

    澎湖風往北吹送,吹過零碎的島嶼,潮水起落,護送魚群的來去。交通船從赤崁港出發,順著潮水前流,島是孤獨,也是想像的跳板。越過無人荒島,吉貝港便已在望,這隱隱的海上公路,正是島嶼出入的橋樑。
    海水在藍天下拉起波紋,鹹鹹的風吹起霧氣,一片透明與朦朧。一塊塊飽含潮汐的礁岩堆砌,延伸出吉貝多樣的海岸線。寄居蟹裸露彎彎的腳,在岩穴與潮痕當中鑽探──牠從停蓄的灘前快速閃過,一骨碌地藏匿岩間,再一眨眼,又攀往挺立的巨岩。
    阿爸,你的背已彎,黝黑傴僂的身影散發著海礁氣息,你雙足習慣泡在海裏,任潮浪輕敲血脈,鹹潮穿進了呼吸,這喧鬧串組你的血汗記憶。
    猶記那時,總喜歡跟你到岸邊,看你拿著長漁槍,右肩背起張口竹簍,左邊挽上細密的魚網,一身齊全配備便足以上戰場。你習慣清晨便出家門,趕在天明前站在大海邊,你在心底算計潮流,預想一天可能的魚獲。
    潮水起尾花,或是海鳥棲近,你便有了警覺性,你懂得天海間的暗號與秘語。阿爸,你常說我們家無田無船,這身行頭便是你打造家園的資產。你是海上英雄,長年與大海纏鬥──你算準魚的來向,伸手將網一拋撒,那迎空開展的繩網便由扁而圓,在下沉力道與風阻當中,又自自然然地密合,將魚兒納進長長的袋子裏面。或者,你犀利的雙眼如探照燈一般,漁槍刺出,或是縱身入海,便與魚群展開肉搏戰,這海上景觀叫人看了驚心且讚歎。
    潮水沖刷珊瑚礁,一次次重寫海上歷史,一起起玄武岩深入湛藍色的海,礁岩沉寂,燕鷗環繞,洄游魚群跳動晶亮的島嶼故事──阿爸,你口中的海上傳說豐富我的童年……。
    記得你說過,先民從福建渡過黑水溝,或從金門越海而來,登上這平整的島嶼。他們站在岸邊從澄澈的水面往下看,五彩魚兒閃閃發亮,這富足水景叫人驚豔──兩雙手,一片熱情,撲通撲通地便撩進海裏。一起起歡欣水花激盪淺海灘,而魚身溜滑,徒手不易捕抓,樸拙的心一次次望洋興嘆!於是他們奔到岸上,牽來條條馬鞍藤,讓那蔓生粗藤延成長臂,自海中撈出自然賦予的溫飽。
    海潮起湧,棕色藤蔓浸泡著海水,一次比一次更難拋擲。空洞的眼神望著大海,恰好遇著隨潮湧進的魚群,他們彎下腰,將擱淺的魚兒收進竹簍。潮與礁的默契引來一陣會心,於是他們忙碌了起來──先找著一片寬廣灘頭,丈量潮水起落,潮汐吐納中,一次次遐想魚群前來的路線,魚群上岸的藍圖便這麼確定。
    說到這裏,你總會望著附近的石滬發呆,羨慕的情緒逐漸濃烈──你神情篤定地說:哪天一定要打造出自己的石滬──

    海浪拍打清晰的節奏,阿爸,從此你工作得更帶勁。
    礁岩自海底冒出,在海潮跟前一節節上攀,眼看著你們從海灘一路跑到山上,卯足力氣鑿下岩壁,青筋浮出,力量接連成一氣,才將石塊運到灘前。
    潮起時一片汪洋,你們只能退到岸上,浪退時,才能猛力扛起,將巨岩在灘上一塊塊堆放。這海上工程難度超乎眾人的想像!陽光移行,潮間行走著海洋四季……阿爸,你領著眾人熟悉水流,在潮浪沖擊空隙中堆疊岩層,多大的體積與重量能夠抵擋狂風巨浪?多深多廣的滬房能夠攔截魚游去向?
    你們逆著水流,將岩石嵌進地層裏面,一層層砌石接連,一面石牆逐漸在岸邊拉長……,阿爸,你說這沿海堆砌的長城築起了希望,地緣與血緣在岸邊凝聚,你們在陡峭的山坡間來來往往,汗流當中,魚游的身影越來越靠近……
    那心型石滬在灘上成型,蔚為水族穿梭的通道,簡單的線條裝點海岸線,是吉貝人最引以為傲的符號。阿爸,你說一座座石滬都是經濟的城堡,那石頭堆砌的帆兒潛行灘上,潮浪一來,便揚起漁民生活的期待。
    輪到巡滬時,你總惦記著潮水起落,因亢奮而睡不安穩,躺在床上,心神隨著潮浪起伏搖晃,夢裏夢外都望著海洋──你祈求潮高浪漲,將魚兒趕進滬門,將近到遠來的魚群集中到滬房……。
    天未亮,你便迫不及待地穿上草鞋、背上竹簍和網子,頭綁著毛巾奔出家門。天曚曚著,你三步換作兩步跑,心中嘀咕著一串串想望──這回隨潮流進的是花煙、四破、刺規、還是一尾尾銀亮的白帶?
    近岸時潮浪已退,滬內平靜無波,你沿著長滿海藻的滬腳行走,一路勘查著漁獲。晨風徐徐,水氣輕撫搜尋的眼眸。放眼望去,百餘尺滬房,隨處都有魚兒可愛的滯留──青嘴與小管,扁魷或是燕仔沙魚,踉踉蹌蹌地在淺水灘裏跳躍,那是漁人心中最美的舞台。

    阿爸,你說你摯愛這島嶼,八十幾座石滬是礁岩砌出的海之田,這對外延伸的礁岩混拌著真切人情。海風吹拂,從珊瑚礁往後山行走,一整片連綿草原映入視野,微微斜坡展現出島的另一面。那草綠長得含蓄收斂,一點點枯黃一點點綠,咾咕石延伸人行路徑,貝殼與碎石隨處裝點,附近村落高高低低,紅屋白牆閃耀著純樸的豔麗。嫩綠植物在赭土中掙扎生長,甘薯、花生、小米和高梁,鹽霧澆灌,青菜長得很是牽強,一口口灌溉的水井迎天,在鹹潮氣息中蓄積著清涼。
    阿爸,或許我們已經習慣生活在圖畫裏面──低緩的坡嶺,明淨的海平面,琉璃般的色澤呈現眼前……礁岩凸起,海藍由淺而深,又自地平線上騰,飄浮為一起起藍白色雲朵。阿爸,便是這清朗景致瑩亮你的心思和眼眸,讓你在辛苦當中仍然歡樂。瞧那岩岸與沙灘在灘外會合,陽光在白沙上糝出亮黃色。綠色植物佇足沙灘外,蜷曲了葉脈,將對島的鍾情挺成一枝枝堅忍。

    黑潮與暖流交會,吉貝是天然的大漁場。阿爸,石滬迎海砌出,庇護漁民的生活。礁石在灘上伸出長長手臂,一次次將潮浪抱個滿懷,這向海延伸的庭園,閃耀著先民光彩的智慧──大潮起湧,魚群自海上一波波湧進,潮去時,滬裏處處都是生動的寶藏。
    海風時而微薰時而涼爽,喜歡跟你走進石滬,踩著平坦的珊瑚礁,讓腳踝到膝蓋都浸泡著海水。深淺的海灘漾滿生機,一間間滬房,財富就在裏面。想那時魚況多好,一天就捕到一千多條鮸魚。遠遠靠近,滬內如滾沸一般,讓人心飛狂喜;還有一次,東北季風徐吹,丁香魚群洄游近海岸邊,千萬根細針粼粼耀眼,整座石滬晶亮閃閃。阿爸,至今難忘你那狂喜的表情。
    這向海敞開的島嶼,人心虔誠,一間間廟宇看守著島上晨昏,大海賜與石滬豐富漁產,這收入又轉成廟中鼎盛的香火,神與人,海洋和島嶼,盡在這島上良善地遇合。

    島嶼是望海的平臺,海上帆影與石滬交錯著新舊光影,潮浪起伏,一步步拉長我的身影。動力漁船漸多,在岸上守滬的人力乘上舟船,在「啵啵」的馬達聲響中主動向海出擊、半路攔截魚群,甚至在一片漁產爭奪站中趕盡殺絕──毒魚或電魚的情節上演,魚游改向,石滬在物換星移當中空守岸上。
    潮浪空捲,迎潮甬道閒置其間,那自山上搬動前來的礁岩躺臥灘頭,在潮浪沖擊中一分分頹圮──阿爸,你飛揚的神采鬱鬱著,伸手將沉沒的石塊重新扶起,費力重畫那漫渙圖形,海浪依舊,潮流卻已變換了途徑!
    阿爸,你可聽到海上喧騰著新興的笑鬧,橡膠艇的矯捷身影多過漁帆,浮潛取代岸上含蓄的守候,新浪潮帶來多變的景色。礁岩暗沉,年輕的夢一顆顆旋飛遠離,念舊的心則滯留於沙灘。阿爸,你的背脊漸彎,一枝漁槍仍然緊握,你不願離開這心血砌成的堡壘,儼然是滬中最堅固的磐石。
    那一顆石造大圓心是你對島的承諾,你信守海潮約定,堅持魚游最原始的方向。親愛的阿爸,我也愛這片海洋、愛自小奔跑踩踏的小徑、更愛那礁岩與沙灘殷殷揉合的土地。
    戀戀礁岩,而我成長的雙翼不自禁地隨波鼓動──阿爸、礁岩和草地,還有那更疊潮前的成長身影──在回首當中逐漸地遙遠──揮別那記憶中的天青海藍,還有那搖晃碧波的碎裂島嶼。
    阿爸,我體內有你的戀海情愫,如鷗鳥般長途飛行,仍然落腳另一個沙灘。從異國的灘頭遠望──大海遼闊,燈塔寂寂,豪華遊艇悠悠行走……,浪起狂放,一條條衝浪板爭相飛出,隨著浪高前衝,矯健的身影在灘頭站了起來,瞧他們身體半蹲,緊握的雙手逐層抬高,而後在大海中舉出了勝利──
    白沙亮眼,瞇閉的視線一片迷濛,看不見海的湛藍!
    浪潮前衝、上岸,一次次帶走腳踩的細沙──潮浪後退,雙腳踩空──眼前一陣暈眩──
    我坐在沙灘,數著浪的起落,不自禁地丈量起浪的高度與距離──
    驀地我跳了起來,撿拾灘上的貝殼和碎石子,在浪潮起落的空隙中築著水圳,憑著印象走──用力挖出一道伸腳,推去沙泥往前延伸,碎石在灘上排出了大心形──
    「爹地──這是什麼?」
    「石滬!」我的聲音融在浪裏,孩子沒有聽見──
    「爹地──你堆的愛心好大喔──」
    一起猛烈巨浪打了過來──帶走一堆貝石──再一起,滬腳缺了半邊,再一起──石滬的形狀難辨──而後全部淹沒在潮浪裏面──

    意識回返,兩條魚兒在孩子撥送中前游,從滬房游往伸腳,滬門傾倒,魚兒在另一波潮漲中回到海上。
    我順手將頹倒的滬門扶正,再搬幾塊石頭撐壓著礁岩──
    「爹地──這到底做什麼用?」
    我喃喃地回答:「這是爺爺最愛的海上庭園──」
    潮水空打著石滬──
    我回過頭,看著坐在滬腳的阿爸──
    他看著海,滿臉黝黑深刻著礁石紋路,目光留連石滬當中──吸一口手上煙管,吐出,那輕煙緩緩上飄,翳為天上薄薄的雲層……

瀏覽人次:388 人
更新日期:2013-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