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內容區塊

澎湖縣政府文化局logo

::: 網站導覽回首頁澎湖縣政府 服務信箱常見問答 會員登入 RSS
在地感動,文化傳承(另開視窗)
菊島文學獎
分隔線
中央內容區塊
洪協強
  • 屆別:第二十屆
  • 組別:社會組
  • 類別:報導文學類
  • 名次:佳作
  • 姓名:洪協強
  • 題名:後寮秘境.風華再現
  • 內  容:
  • 後寮秘境.風華再現
        2017年7月29日下午,在筆者的故鄉澎湖縣白沙鄉後寮村舉辦一場別開生面的觀光造勢活動,名為:「後寮秘境.風華再現--魚灶啟用典禮」。
        活動邀請白沙鄉長莊美李蒞臨主持,現場參與人數雖然不多,卻是後寮村的「大代誌」。在全村總動員及後寮社區發展協會全體幹部精心策劃之下,活動辦得有聲有色,如同辦喜事一般。
    一、秘境與再現
        然而所謂的「秘境」,筆者人認為這個概念至少要符合兩個條件。其一是鮮少人知道的地方,如果是眾所周知的風景區,比如跨海大橋、林投公園、觀音亭,風景雖美,但就不能算是「秘境」了。第二個條件是這個風景區必須有獨特的情境與氛圍,包括人文色彩、自然風景與生態…等,也就是要加注一些意境與想像,否則隨便找一處不為人知的菜園或草地,這樣也能充做「秘境」嗎?職是之故,後寮秘境基本上均符合這兩個條件,無庸置疑。
        既然是「秘境」就表示這是短暫性的,因為時間過了三、五年來造訪的人如過江之鯽,坊間也口耳相傳,網路媒體相繼報導,到時候如果還說是「秘境」,似乎也就言過其詞了,所以說「秘境」是有生命的,眾人皆知就不算「秘境」。
        至於「再現」的工夫,名作家向陽先生則認為「再現」意味著「轉換」、「加工」與「建構」[1]等要件。很顯然,「後寮秘境.風華再現」已經把這個「再現」的精神發揮淋漓盡致。它是藉由廢棄的舊碼頭「轉換」成一條神袐情境道路,並以現有的狀況「加工」成風景區,最後「建構」出一條所謂的「天堂路」來打亮招牌、招覽觀光客,尤其是啟用魚灶來現煮澎湖在地美食,更是活動焦點。
    母喙」(ah-bó-tshuì),也就是風水師所說的「畚箕穴」(pùn-ki-hia̍t),只要石滬一蓋好,附近海面的魚類大小通吃,將帶來大浩劫,所以才會阻擋建蓋石滬。
        蔣府王爺並指示:上天有好生之德,這條未完成的石滬要改做碼頭,普渡眾生。於是村民們每到農曆十月初四「蔣爺聖誕」都會在此放王船、建醮,祈求國泰民安、風調雨順,所以這裡也就變成了「王船碼頭」。

    圖一、「後寮秘境風華再現」活動海報[2]
        其實所謂的「後寮秘境」,就是早期的廢棄碼頭,地名就叫做「舢舨垵」。這個地方很早以前可以說是後寮通往北海諸島嶼的最近距離,風華一時。後來在靠西側的「西灣」新蓋了大型碼頭之後就取代這裡,也就開始沒落,再加上本身有很多神秘的傳說與禁忌,曾聽地方耆老談過這裡的過往事跡,所以說是「秘境」還真的是名符其實,一點兒也不為過,現在就讓筆者從記憶中找出來,娓娓闡述。
    二、後寮秘境的傳說與禁忌
        「舢舨垵」這個地方後寮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它就位於後寮北面,瞭望山(煙墩山)下的一處碼頭。小時候聽祖父輩的耆老們口耳相傳,聽說該處原先是早期從福建同安、泉州一帶的移民想要此蓋石滬抓魚。蓋石滬需要大量的玄武岩和硓𥑮石[3],因為堅硬質的玄武岩取材不易。於是滬主雇用很多小舢舨船到附近的土地公、姑婆嶼和鐵砧等無人島附近挖取硓𥑮石來取代玄武岩。
        由於勞師動眾和大興土木驚動了海龍王和土地公,原本三、五年就可以建蓋好的石滬,一建蓋就十幾年,而且每蓋到「滬牙」的地方總是被大海浪摧毀。就有懂土木原理的人士建議滬主要蓋彎曲一點才不易傾倒。後來雖有改善,但仍是蓋到「滬房門」的地方,結果還是一樣崩塌了。
        於是這位滬主不死心就請來後寮村威靈宮蔣府王爺前來鎮煞,王爺指示:海龍王和土地公這兩位神明,海陸聯袂上奏玉皇大帝表示這個地方是有名的「鴨
        還有一個傳說是說以前有位後寮村男子愛上隔壁赤崁村的女子,男女相戀多年,感情甚篤。但是早期後寮與赤崁兩村村民不甚和睦,經常為了討海地境線與漁權之糾紛大打群架,最後兩邊村民認為「後寮、赤崁兩村互不交陪」,也就是說兩村村民不能通婚並在村民的輿論與壓力之下破壞了這樁親事。男女戀人為表明彼此愛情的堅定,就相約在舢舨垵碼頭投海自盡,並且希望他們的殉情可以化解兩村民的恩怨以及發願兩村青年男女只要相愛都可以結為連理。
    這就跟呂洞賓(孚佑帝君)仙公廟的傳說頗為類似。「舢舨垵」也有兩種不同的說法:一派是悲觀主義的人,他們咸認相戀的男女最好不要到此遊玩,因為這對殉情的戀人沒有得到世人的祝福,他們死後必會報復所有相戀的情人,讓他們的愛情一樣不得善終。另一派則是樂觀主義者,他們持反對意見主張這對已故戀人就是因為沒有得到眾人的祝福,沒有好的結局,所以他們反而會冥冥之中默默地保佑所有到此遊玩的相戀情人白頭偕老,永浴愛河。其實悲觀之說抑或樂觀之說?見仁見智,聽聽就好!
    另外,因為「舢舨垵」(sam-pán-uann)與閩南語「三八翁」(sam-pat ang)的音調頗為接近。以前鄉下民風較為純樸,思想較保守,觀念也沒有很前衛,所以後寮村民都會告誡未婚女性不能單獨前往「舢舨垵」,否則會讓人誤會是「三八痟(siáu)翁」或是想要「綴(tè)人走」(私奔)。這個禁忌在這裡已經流傳多年,時到近年才因民智漸開,「三八痟翁」之說方得以解套。
    除了傳說之外,筆者還見證了一段難忘的回憶。1979年那時候臺灣還是處於戒嚴時期,兩岸情勢相當緊張,外島的澎湖雖不如金馬前線戰地緊張氣氛,但仍是草木皆兵。那時中影要拍攝「古寧頭大捷」電影,就是選定在後寮「舢舨垵」的海灘取景,當時有很多駐軍穿上「匪兵」的軍服飾演反派。期間有多位「匪兵」到村內購物,要不就是到處「流竄」。當地村民發現事態嚴重,以為「匪兵」入侵,迅速連絡村內多名壯丁,持扁擔、鋤頭等農具把這些「匪兵」團團圍住,並且通報通樑派出所及澎湖憲兵隊前來處理。經了解之後有關單位才告知村民是拍攝電影的「匪兵」並非真的「共匪」入侵,鬧出個大笑話來。
    拍攝電影除「匪軍」之外也需要「匪民」,於是電影公司就在附近村落招募漁船、漁民要改裝成「共匪」的漁船和漁夫。然而後寮村民「忠黨愛國」沒有人願意充當「共匪」,最後電影公司不得已提高酬勞並委請村長與地方士紳出面代為勸說才勉為其難的尋找到幾位臨時演員與破舊漁船。
    電影排演與拍攝大多是在夜間摸黑進行,當時曾傳出很多靈異事件,不是機器臨時壞掉就是聽到很奇怪的狂叫聲音擾亂拍片,所以一直延宕拍片之進度。最後,電影公司請來威靈宮的「太子爺」金身前來坐鎮才得以順利拍攝。拍攝完畢的隔天清晨,電影公司劇組人員無意間發現「舢舨垵」碼頭蜿蜒入海的景色相當美麗,但是有多處坍崩,實為可惜,當場應允捐助一筆錢給地方作為碼頭的維修經費。由於時過境遷這段小插曲可能要問當地四、五年級的鄉親才會知情了。
    三、舢舨垵碼頭旁的魚灶文化
        有句閩南語俗諺說:「生食都無夠,哪有通曝乾?」意思是指產量少,現吃都不夠了,哪還能拿來晒成乾料?不過,以前澎湖海域的漁獲量相當多,每晚出海「炤火罾」(tshiō-hué-tsan)捕獲的丁香魚至少好幾百斤到上千斤都有。所以產量多又沒有冷凍設備,就必須仰賴天然的保存方式--曝晒。因此在澎湖境內各地方的碼頭旁邊大多會建造「魚灶」來煠(sa̍h)現流仔的丁香魚。魚貨現煮之後就在附近的開闊地以較密的舊魚網舖著曝晒。如果當時有空拍機的話,由高空往下拍攝還頗像天然的拼圖般,一坵(khu)一坵的也很像鹽田,同時還會散飄出一陣陣的魚香味,這就是澎湖漁村很有名的「魚脯仔」。
        值得一提的是「魚脯仔」的「脯」(póo)和「寶」(pó)閩南語的音調很接近,而且又是上天賜給漁民的寶物,所以先民們就直接把它叫做「魚寶仔」。「煠丁香」也就直接叫做「煠寶」,然後「曝寶」(晒丁香)、「收寶」(日落收丁香)等名詞也就相繼出現,這也凸顯出澎湖先民愛物、惜物以及敬天、感恩的精神所在了。
        後寮以前也是丁香魚的集散地,所以在「舢舨垵」到「西灣」一帶的海岸線(俗稱大滬坪)就建了很多的魚灶來煮魚貨。但是後來魚貨量銳減加上年輕人外出工作,討火罾的「海跤」(hái-kha)湊不到人手,所以也就漸漸變成了夕陽產業直到沒落、消失。然而這些魚灶經年累月飽受風飛沙的浸蝕已經所剩無幾,就算還在的魚灶也只剩下基本的外觀輪廓和雜草叢生而已。
        所以這次「後寮秘境.風華再現--魚灶啟用典禮」的活動就特別關注以前的魚灶文化,也就是重新改造新的魚灶並利用這些魚灶當場料理美食,可以說是把魚灶文化再度活靈活現地表現出來,讓不少人回味當年魚灶的繁華盛景以及懷念過往的美食滋味。

    圖二、重新啟用的魚灶及現煮丁香魚[4]
        其實,所謂的「魚灶文化」還包括週邊的附屬(陪伴)產業。也就是說魚灶附近會有很多做生意的小販,包括賣菜、賣點心的,像賣麵茶、仙草、粉圓等餐飲小販,除了可以吃飽又可以解渴,也算是小型的市場,可以想像當時的小販生意是如何熱絡了。
        此外還有賣柴火的和粗鹽的生意也因應而生,因為早期煮魚貨沒有瓦斯可用都是以柴火或木炭來煮(煠)。煮的時間也相當的長,往往要從早上煮到中午甚至到下午,為了保持魚貨的新鮮度就必須先豉鹽(sīnn-iâm),然後才能慢慢的一簍、一簍的煮下去,否則魚貨在夏天很容易變質。所以為什麼現在坊間的「魚脯仔」都是鹹篤篤(kiâm-tok-tok)的味道也就是這個原因了。
        蓋魚灶事實上是一件大事情,因為先民們認為只要是灶都有灶神的存在,不能隨便到處亂蓋,否則會觸犯禁忌。也就是說要蓋灶之前要先請風水師看好地點、方向及挑好良時吉日才能起建。而建灶之前也會有個簡單又隆重的儀式叫做「下灶底」,就是要在灶底擺放五穀、鉎炭、銅錢、鐵釘等吉祥物品以求取好運。建灶完成之後再請建灶的塗水師「㧒糋棗」(hiat tsìnn-tsó),博取好彩頭,同時也讓村民一起分享福食。
        在此得特別說明「㧒糋棗」的習俗,這是澎湖特有的民風。所謂「糋棗」就是一顆圓滾滾的油炸物如同臺灣本島的「地瓜球」或「芝麻球」之類的食品。其外皮是糯米或地瓜粉做成的,內餡則是包甜的塗豆(花生)麩(hu)或豆沙泥。「糋棗」在油炸過後呈現金黃色,如同金元寶的色澤,所以在地澎湖還有個特別的名稱,取其諧音叫做「進寶」。舉凡喜慶節日,比如娶新婦(tshuā-sin-pū)、建屋上樑、敆脊(kap-tsit)、入厝(ji̍p-tshù)、漁船下水或冬節(tang-tsueh)祭祖、過年供天公(kìng Thinn-kong)都會用到,是一種很傳統的吉慶食品。不過後來因為有人怕糋棗丟擲落地後沾有沙土較不衛生。所以大多改用塑膠袋包裝再丟擲或乾脆以麻糍(muâ-tsî)、包子或麵包、餅乾等食品來替代。而這次的活動現場,我們也感受到主辦單位的大方丟擲「糋棗」和糖果、餅乾等食品,讓現場民眾撿拾、分享,也達到造勢之目的了。
    四、舢舨垵附近的「菜宅文化」
        菜宅、石滬、墩和石敢當是澎湖「四大石頭文化」[5]。菜宅,是澎湖特有的建築物。由於澎湖的風飛沙(東北季風)入冬之後相當大,先民為了栽種農作物在環境使然之下發明一種防風建築,此建築物大多利用硓𥑮石堆砌而成,澎湖人通稱為「菜宅」或「宅仔內」。在「舢舨垵」附近的菜宅特別多,其中最富盛名的是「阿姑的宅仔內」,當地人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至於「阿姑」是誰已經不重要了也無從考據,不過有關「阿姑」的傳說倒是滿多的,礙於篇幅及主題等之限制,筆者就不多贅述,期待以後有機會再做詳述。不過,筆者認為現在這位「阿姑」在村民的心目中應該也只剩下一個代名詞而已。
        菜宅除了種菜、種花生、種瓜果之外,同時也是一座小型的倉庫,可以放置漁網、釣竿等漁具,也可以擺放「煠寶」用的鍋碗瓢盆或雜物相當好用。所以較大型的菜宅內也會加蓋一間「寮仔」,好比是小間的農舍一樣,比較貴重的或是容易飛走的器物都會加一道鎖放置在「寮仔」裡面。
        印象中在「舢舨垵」附近的菜宅至少上百座,從最東側的「後灣角」沿伸到「後塢」(āu-oo)、「山跤」(suann-kha)再到「舢舨垵」這一帶都有很密集的菜宅分佈。這裡的菜宅還有個特色,就是在菜宅的正中央大多會挖一個水井以利灌溉。至於為什麼是挖在宅內正中央呢?這就不得不佩服先民的智慧,一來正中央很明顯,不會讓人發生落井意外。再來就是方便灌溉,也就是可以平均提水灌溉的距離,省時又省力。最後,就是比較不會被他人偷用水,因為澎湖經常缺水,如果水井是挖在兩旁邊的角落很容易被人偷用,挖在正中間,外人就不敢明目張膽的使用了。
        比較可惜的是這次「後寮秘境.風華再現--魚灶啟用典禮」的活動沒有把「菜宅文化」融入在活動裡面。因為菜宅的確是一個特殊景點,如果說它是「秘境」也是無可厚非,畢竟像這種大型的菜宅已經不多見,如果再把「阿姑」的故事或傳說加諸在裡頭,可能會更添加一些神秘感,這點也是值得主辦單位爾後再加強與著墨的地方。
    五、嘉寶瓜故鄉在後寮
        澎湖有一種很獨特的西瓜叫做「嘉寶瓜」。呈長橢圓形,外貌似橄欖球狀,皮簿、肉為橙黃色,味甜多汁是盛夏解暑之首選水果。
        早期後寮農民在「舢舨垵」附近的菜宅及瞭望山(煙燉山)下的旱田內均有種植,種植的面積相當廣泛,產量亦為全縣之冠,所以後寮也有「嘉寶瓜故鄉」的美稱。
        「嘉寶瓜」有其獨特的風味與一般的西瓜不同。由於皮薄所以很容易遭受病蟲害和果蠅咬傷,瓜果在搬運的過程中也較容易遭受破損。產量有限僅能提供縣內民眾及觀光客享用,所以除非是到澎湖觀光否則外縣市民眾很難享用到這樣的美味瓜果。
        與「嘉寶瓜」齊名的就是澎湖香瓜了,在地人就直接叫它的日本名字:「メロン」(音似:美濃)。這種香瓜與臺灣本島的香瓜基本上是一樣的,但是因為澎湖的土質、水質與臺灣本島不同,具有獨特的風味而享譽於全國。
        嘉寶瓜與「メロン」雖然是澎湖原有的瓜果,但都很難栽培,除了要花費很多時間與人力外,其經費成本也相當高,所以近年來大多改種植較容易栽培的紅鈴西瓜和人蔘果(或稱楊梅、香瓜茄)。也因此造就了嘉寶瓜的檟格水漲船高,每每一台斤上看七、八十元,有時候還缺貨,有錢買不到。所以早期一斤十幾、二十元微不足道的「嘉寶瓜」竟然搖身成為高級水果,想要享用這樣的美食幾乎是難上加難,也是這次活動美中不足之處了。

    圖三、「後寮秘境.風華再現--魚灶啟用典禮」活動現場紅鈴西瓜試吃(註:沒有嘉寶瓜)[6]
        除此,早期這些種植嘉寶瓜、花生和地瓜的農田目前都已荒廢了。就在前往「舢舨垵」的小路兩旁,現在也都是合歡樹林與雜草叢生,連要找個菜宅的影跡也都看不到更遑論要尋找阡陌良田與鄉間小路了…。
        澎湖農業發展沒落是有原因的,除了天然條件不足(如:缺水、東北季風與土質鹽化)的問題外,主要癥結還是人力老化。一般的年輕人大多出外到臺灣本島工作而留在澎湖的年輕人不願務農,寧可做工或轉型發展觀光,現領現金比較實際,所以也就造成了良田荒廢、農產量銳減的窘境。
        後寮先民有句俗話說:「欲耕作較僫(oh),欲發草較緊(kín)。」也就是在告誡後輩子孫,先民蓽路藍縷、以啟山林之艱辛,農田一旦荒廢,雜草漫延得相當快,屆時若要耕作再開墾恐怕得發費更多的人力、物力來恢復。然而這也是莫可奈何的事,更可惜的是兒時徜徉在阡陌良田和鄉間小路的情景今日已不復見,只能停留在記憶與印象之中了…。

    圖四、「後寮秘境」道路兩旁雜草叢生,無奈的是兒時阡陌良田和鄉間小路已不復見
    六、省思與建議
        報導至此,筆者得為「後寮秘境.風華再現--魚灶啟用典禮」這個活動做個總評。雖然這個活動僅是使用一個下午的時間,其成本也不多,但是他的宣傳效果與行銷策略卻給了觀光行銷做了最佳之註腳,可以說是用小成本獲致大豐收的見證。
        發展觀光是澎湖近年來的一大特色,大家有樣學樣,原本微不足道的地方現在都以「秘境」來包裝、宣傳。南方四島的藍洞傳奇是如此,後寮秘境更是如此。然而觀光的背後還有很多的實質與現實的問題都急需解決,這也是諸多在地澎湖人不願去碰觸的窘境。筆者就以一個旅外澎湖人愛鄉、愛土的立場來直言,也就是說必須把問題面呈現出來,報喜不報憂絕非吾人所樂見的,所以提供以下幾個省思與拙見,俾供各界參酌與指正:
        (一)發展觀光,請勿架空基礎的農、漁業
        澎湖因天然環境不佳,發展觀光業本來就是一條最佳選擇的途徑。但是基本的農、漁業如果全部放棄或漠不關心的結果就是一斤嘉寶瓜賣到七、八十元的天價(未來可能還會再上漲),一顆海膽賣到二、三百元不可思議的價錢。沒錯!咱們澎湖沒有發展農業的條件,漁業也因過度捕抓而近枯竭。但是有無想過?觀光客千里迢迢來到澎湖旅遊、觀光,不管是三天兩夜還是背包客自由行,他們想要品嚐道道地地的澎湖農、漁產品或料理,如果是吃不到,要不就是貴得離譜,試想,這樣的觀光品質還能維持多久?也絕對不是再開發一、兩處所謂的「秘境」就能解決的。
    以這次「後寮秘境.風華再現」的活動而言,筆者本來就想看看是否有道地的嘉寶瓜或海產可以品嚐,雖然有品嚐到花生、紅鈴西瓜以及海產粥等料理,但還是跟個人想像的有點距離,覺得這個活動整體而言雖然有很高的觀光評價,但以對故鄉的愛,筆者還是很難再打個高分。
    再者,活動結束前想說去尋找兒時的鄉間小路與阡陌良田,竟然也不復見。這也許對外地觀光客來說沒什麼大不了,但是對一個「少小離家老大回」的澎湖人而言,其結果就是「失望」、「怎麼會這樣」、「我真的回到故鄉了嗎」?等等的疑問句。
    所以筆者個人的觀點是:發展觀光固然是澎湖人的新選擇,也是未來的新趨勢,但是不管公部門或民間團體對於澎湖基礎農、漁業是否也要齊頭並進?至少也要在傳統的農、漁產品上多加關注,這樣的發展觀光才能是「萬年觀光」而不致淪為「曇花一現」或是「走馬看花」的觀光。
    (二)「生態觀光」應與地方民情、風俗相結合
    所謂的「生態觀光」或「生態旅遊」必須符合下列條件,包括:
    < >< >< >
    [1] 《人間福報》「人間講座」2005年11月6日、13日,向陽先生(本名林淇瀁)主講。
    [2] 引用白沙鄉公所粉絲專頁公開圖片。
    [3] 硓𥑮石:閩南語音lóo-kóo-tsio̍h,是一種珊瑚礁石灰岩,被當作石灰岩建材使用,外貌多孔,質輕。
    [4] 同注2
    [5]林文鎮先生 2010.4《澎湖的石頭文化》
    [6] 同注2
    [7] 參閱:維基百科,生態旅遊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94%9F%E6%85%8B%E6%97%85%E9%81%8A
     
瀏覽人次:325 人
更新日期:2018-01-11